?

Log in

·°♡*: .。 TaTa 。.:* ・ ♪°
30 June 2009 @ 02:39 am
不知不觉的写起日志,当有些重要的感受需要我亲自确认的时候,或者需要我出手自救的时候。

打开クラゲ 流れ星,聆听久违的ai的嗓音。那曾陪伴着我最落寞最挣扎的时光的声音,我刻意的让自己回忆。曾经的音乐可以唤醒那一段人生中酸楚而美好的部分,陌生的天花板,窗台上的鲜花,屋外飘的白雪,台阶上的冰霜,一啸而过的地铁,街灯下孤单的路标,以及美到让人心碎的紫色日暮。

因为回忆也是一种充电,能让我得到继续向前的动力。

明天,但愿一切顺利。
 
 
..::Current ♪: クラゲ 流れ星
 
 
·°♡*: .。 TaTa 。.:* ・ ♪°
07 May 2009 @ 05:06 pm
回想起来,虽然空闲依旧,却也有那么久没再写些什么了。

并非无题可写,而是我对自己,乃至对自己将要下笔的文字产生了怀疑,因而情不自禁的抗拒。

空洞是万物变质后的必然结果。蠢材无须为空洞负责,而尚有知觉的我,只能为自己的空洞感到自卑。就仿佛一个歌手失去了耐人寻味的歌声,一名演员失去了博取眼球的技艺,一位作家失去了赚人热泪的题材。即使如此我潜意识里仍渴望被关注,而此时的关注却更像是同情和嘲笑,另人忍不住的掩面而逃。

其实世界本是能量的世界,万物盛衰存亡与命运无关,只与能量有关。能量来自于心,自然心情决定一切。朋友的劝解我明白,我全都明白,但我却有心无力。

曾渴望相互理解,于是变换步调去跟随对方的脚步,却忘记了跟丢的责任该由自己承担;曾渴望激起共鸣,因而拼命的改变不够被共鸣的自己,忘记了刻意的共鸣本身毫无意义;最习惯的以和为贵,于是忍耐自己去粉饰太平,但粉饰不了了,暴露出的我企图掩盖的刺眼色彩,却成了我自己的罪。

看似结束,我却深知并未结束。世上没有简单的自由二字便可结束的羁绊,而自由往往成为带着恩赐光环的利器,成就它的主人在这一阶段的完全胜利。

而无论是战败者还是负伤获胜者,胜利都不是我们所需要的,只是它的出现造成了时间的断口,足够让我们在此歇一歇,然后继续无望的自找的跋涉罢了。
 
 
..::Current ♡: blankblank
..::Current ♪: 人生海海
 
 
·°♡*: .。 TaTa 。.:* ・ ♪°
24 January 2009 @ 12:13 pm
macjournal试图导入我的livejournal,失败〜〜

于是新注册了blogger,以后在上海的日子就把google进行到底吧!

***

到了家的感觉,安心,但是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好。。。

为什么呢?我也不清楚,呵呵。。。

今天要做的事情很多,等下我要去银行,然后去见冯岚,然后去买东西,剪头发,然后去跟林琳吃饭〜

真是个充实的小年夜〜〜〜

还有,今天是24号,祝思南生日快乐^^

以上〜
 
 
..::Current ♡: tiredtired
..::Current ♪: 叫我第一名
 
 
·°♡*: .。 TaTa 。.:* ・ ♪°
22 January 2009 @ 12:57 pm
google的东西无敌了!picasa已经够无敌的了,它家的uploader更是超好用,直接拖曳上传,个速度啊~~

所以我给我的LiveJournal添了相册!就在页面最上面那排选项,最左边的那个“albums”,点击后直接进入我的picasa。

在这里也造个链接,my albums.

兴奋兴奋~~

***

人人都说回家过年人会很兴奋,可我怎么发现越是这样我越是懒散呢?

明天一早的飞机,而我现在都还没理东西,只是列了个清单。

实在是太疯狂了~~

今天给泡泡和虎虎烤羊排吃。希望能烤好,给他们留个好印象。

离别前的最后一餐,恩,我要拍下来。
 
 
..::Current ♡: excitedexcited
..::Current ♪: take a bow
 
 
·°♡*: .。 TaTa 。.:* ・ ♪°
20 January 2009 @ 11:37 pm
范范和土豆口中那个生日只比我早3天的,也是个双子巨蟹的,据说是个T的,让她们当场沦陷的超帅的女生,今天来我家吃饭~

然后全家人都沦陷了。。。

真人比照片上秀气多了,小小的瓜子脸,皮肤又好。留着个90后男生的发型,耳朵上打满耳钉,手腕内侧有个纹身,但还是给人很有品很稳重的感觉,一点也不娇柔做作。虎虎难得的放低姿态,边叹气边对我说他喜欢这个,要不是她是个T他就准备追了。carol更是偷偷跑来激动的跟我说她绝美,整个都不行了。。。

好吧我承认,绝美是不至于的,但秀气是肯定的,而且除去外表给人的感觉很灵,连向来只爱萝莉的我也沦陷了~

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,每次看她,发现她都在看我,看到我看她了,她马上垂下眼睛扒饭。。。拜托别那么给我遐想空间啊~

后来说到我学的专业,我顺便的提到自己本科原来是土木工程的,临时换了专业变成工商管理。她说,幸好你没进土木工程。我问为什么,她酷酷的说,土木工程里都是男人吧?像你这样的,一踏进去就被吃了,过个2分钟,连骨头都不会剩一根。我楞了一下没说话,虎虎一边问我,linda你怎么脸红了。。。

***

好了,说说今天的做饭经历。

今天的晚餐是除去carol和王坤的力量的第一次。真不是我说什么,还真是没法吃。。

我的虾仁炒饭做失误了,炒西兰花的时候水过多,导致炒饭没做到粒粒分开。但至少还是可以吃的。而虎虎的鸡翅那个惨,里面生的,外面糊的,最后统统送给垃圾桶。。。

看来王坤再不回来,我们真的要饿死了。
 
 
..::Current ♡: cheerfulcheerful
..::Current ♪: 生命有一种绝对